辞粒

可以叫我凝羽粒/辞粒/叶片,鸽子一枚,不会写文,详情见置顶耶。

试着手写?
加了花里胡哨的滤镜,字丑求不嫌弃
————————————
#关于设定
文中的少女早已跳楼自杀(因为杀了性侵自己的继父感到自己罪不可赦)
恶魔是少女的青梅竹马,听见她自杀的消息很伤心,便与神签定契约,成为恶魔永远轮回在少女死的那天,在她下地狱时救下她从死亡薄上擦去她的名字,让她重生。
不知道轮回了多少次,少女知道了内幕,向神祈求让恶魔逃出轮回。
最后神以将少女永远关在虚无空间作为交换,解放了恶魔。
总体是be,算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原创小说]empty cloth bag系列

大家好我是辞粒我又来开坑了。
是几个月前写的了,时隔N久才正式发出来。目前在微博上连载至序章。
以两条线讲述故事,一条时间线为三年前,另一条为现在。
empty cloth baghttps://m.weibo.cn/6772562284/4297326371318718

empty cloth bag01
https://m.weibo.cn/6772562284/4297331589134732

[凹凸同人]那些CP与自己孩子的日常(①下)

#是坑
#不定期更新
#ABO
#CP是瑞金,凯柠,鬼莱,雷安,卡埃,丹秋,银幻,佩帕,雷祖。设定上都有孩子。
#孩子是原创人物。
#大概是各家孩子间与父母的日常。
#背景设定为现代,私设严重。
#沙雕日常+新生儿文笔
————————————————————

(丹秋篇)
          秋轻轻推开丹妮娜的房间,悄悄在她耳边说道:"起床啦,丹妮娜"。
         丹妮娜听见呼唤后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对秋说:"妈妈,早上好"。
        秋温柔地笑了笑,转身走出了房间去准备早餐。
        丹妮娜迅速前去卫生间洗漱,然后穿戴好校服梳好头发。
        走到客厅,丹尼尔做在沙发上戴着平光镜看报纸,秋则系着粉色的兔子围裙在厨房忙碌。
        "爸爸,早上好"。丹妮娜朝丹尼尔微笑着问早,随后坐在他旁边拿起桌上的书籍翻阅。
       "早上好,丹妮娜"。丹尼尔用一个温柔的微笑回应了她,随后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镜,继续阅读报纸。
       秋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倒在杯子里,然后将早餐放在桌子上。
        "吃饭了哦"。
       "好,马上来"。丹妮娜回答道,之后跑到洗手台前洗干净手,坐在餐桌前。丹尼尔也摘下眼镜放下报纸,坐在秋的旁边。
        "这个牛奶的味道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呢,是什么牌子的"?丹尼尔喝了一口牛奶,问道。
        "这个啊,是格瑞和金送的,貌似是旺仔牌的。格瑞那孩子还真是喜欢牛奶呢,之前拉着我,强烈推荐这个牌子的,说是特别好喝"。
       "的确不错,但糖分太多了,还是要少喝点"。
      吃完早餐后,丹妮娜提起书包与父母告别,然后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银幻篇)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
         早上六点半,银风便受到了来自自家老爹的惊吓。
        银爵一言不发地站在他的床边,两双炯炯有神的黑色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当时房间里关着灯拉着窗帘,一片黑暗。
        银风原本睡得非常熟,口水都流了出来,可银爵却突然把被子一掀,他意识到不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卧槽有有有鬼啊娘诶爹呀救我啊"!银风看见黑暗中的银爵,大声尖叫起来。
         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吵醒了隔壁房间的银莎,她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穿上拖鞋,揉着眼睛从门边探出头来察看情况。
        银爵叹了口气,拉开窗帘说:"是我"。
        银风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出去洗漱,准备吃饭"。银爵将还没弄清楚状况的银莎抱在怀里,揉揉她的头,然后走出了房间。
        银莎一脸懵逼地看了看自己的哥哥,然后前去卫生间洗漱。
        银风算是清醒了不少,飞奔到卫生间洗完脸刷完牙然后又从衣柜里翻出衣服穿上。
        到客厅时,紫堂幻正在帮银莎扎小辫子,而银爵则在花园喂兔子们吃胡萝卜。
        "早上好呀,老妈"。
       "早上好,小风,对了,我是男生不要叫我老妈啦…"
        "可是同学们好多都是这样叫在床上总在下面的人的…算了不管了"!
        "下面的人…"紫堂突然想到了什么,脸突然红得像番茄一样:"不要说这种话"!
        "诶我说了什么吗"。
       过了一会儿,早餐准备好了,大家围坐在桌前安静地吃着盘里的食物。
         银风趁老爸不注意,将碗里的青菜与西红柿全部挑了出来,用纸巾包上藏在碗后面。
         吃完早餐后,银爵牵着两个孩子去往学校,两小一大,场面意外地温馨。

(佩帕篇)
         今天一大早佩莉丝就和自家老爹佩利出门锻炼了,回来时身上脏兮兮的,不知道又去哪里玩了。
         "我说蠢狗,能别每天都带着自家小狗狗出去吗?今天可是开.学.的.日.子哦"。帕洛斯看着佩利,似乎有些不太开心。
         "帕洛斯,我、我错了"。佩利被吓得不敢动弹,尴尬地用手挠挠头。
         "是吗,知错就好"。帕洛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向两人:"那小狗狗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佩利去把房间收拾了"。
         "是、是"!两人齐声回答道。
         过了一会儿,佩莉丝换好衣服,用毛巾擦擦头发上的水珠,坐在桌前吃早餐。不一会儿,佩利也收拾完房间,筋疲力尽地坐在桌前。
        吃完早餐后,佩莉丝拎上书包准备直奔学校,临走之前却看见自家老爹抱着自家老爸进了卧室。
        她默默关上门,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嘛,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都懂的。

(雷祖篇)
         早上六点,蒙特祖玛从睡梦中醒来,她换下睡衣,看了看一旁似乎在熟睡的雷德,轻轻地亲了亲他的额头:"早安"。
        幸好他还没醒。蒙特祖玛这么想。可她却没注意到,一抺绯红悄悄地爬上了雷德的双颊。
        洗漱完毕后,她将长发用发绳扎起,前往院子里练剑。
        这时,蒙特希尔也醒了过来,他揉揉眼睛,拉开窗帘。
         "这天都还没亮呢妈就开始练剑了"?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打了一个哈欠去卫生间洗漱。
         洗漱完毕后,他看到了自己那可亲可敬的老爸如同痴汉一般趴在窗户上偷看自家可爱又帅气的老妈练剑。
        "爸你…"
       "嘘,安静"…雷德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希尔不要出声。
        希尔叹了口气,用手势表示自己什么也不会说。
         祖玛练剑回来后,雷德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坐在沙发上。
        "妈,今天罗斯大哥来吗"?希尔期待地盯着正在厨房忙碌的祖玛问道,全眼仿佛闪闪发光。
         "嘉德罗斯大人今天有事,不能来"。祖玛淡淡地回答了一句,表面上看似没什么,但眼神中透露出一种令人难以察觉到的遗憾。
         "是吗…"希尔遗憾地低下了头。
        "嘿!希尔!别伤心啦,过来和老爹一起看电视"!雷德拍拍一旁的空位,示意他坐下。他叹了口气,坐到了雷德旁边。
        这什么片,回乡的诱惑?什么鬼。希尔挤挤眉头,在心里吐槽到。
       不一会儿,祖玛便做好了早餐。她站在桌前,说:"吃饭"。
        "哇塞祖玛你做的菜好丰富看起来好好吃啊祖玛的厨艺真棒不愧是我老婆"!
        "闭嘴吃饭"。
       "哇这菜真好吃瞧这个煎蛋多么有光泽味道多么的鲜美这个培根多么的嫩滑多么的多汁这个…"
        "闭嘴"。
        希尔无奈地看着秀恩爱的两人,默默地吃掉盘子里的食物,然后拎着书包等待雷德送自己去学校。
        雷德匆忙咽下早餐,然后与祖玛告别,牵着希尔朝学校走去。
      






       

     

写个置顶~

#置顶
      你好!我的名字是辞粒,是半个写手。
       文笔差没什么特长,还请各位多多指教!因为上学比较忙所以更文缓慢,是鸽子。偶尔会写一些原创。可以点文,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辣鸡文笔。
       混凹凸/我英/dr,喜欢的漫画是hsl和魔网,偶尔看一些推理小说。是杂食党,没有雷的cp。反感墨香铜臭NC粉和任何作品的ky脑残。
        扩列滴加企鹅号1369250859
        就这样,谢谢各位小天使们!

[凹凸同人]那些cp与自己孩子的日常(①上)

#是坑
#不定期更新
#ABO
#CP是瑞金,凯柠,鬼莱,雷安,卡埃,丹秋,银幻,佩帕,雷祖。设定上都有孩子。
#孩子是原创人物。
#大概是各家孩子间与父母的日常。
#背景设定为现代,私设严重。
#沙雕日常+新生儿文笔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偷懒,我这次只写完了五组CP的,剩下四组改天写完再发,对不起各位呜呜呜)
 ̄ ̄ ̄ ̄ ̄ ̄ ̄ ̄ ̄ ̄ ̄ ̄ ̄ ̄ ̄ ̄
(瑞金篇)
          格尔特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翻阅绘本,而格瑞则系着围裙,在厨房准备早餐。
        "格尔特,去叫金起床。"格瑞一边从冰箱里拿出牛奶,一边对格尔特说。
        "好"。格尔特放下绘本,到格瑞与金的卧室前敲了敲门:"妈,起床了"。
        房间内无人应答,格尔特只能无奈地推开门,走了进去。金躺在床上熟睡,被子被掀到一边,整个人摆成一个"大"字形。
        "妈,爸喊你去吃早餐了"。他走到床边,轻轻拍了拍金的脸。
        "唔…不要嘛,我还要再睡一会儿。"金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可是……妈你今天答应好和爸一起送我去学校的。"格尔特有些难过地低下头,好像受了委屈。
        "唔…那好吧!毕竟不能说话不算数嘛,我们要信守承诺。乖,等我一下哦。"金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格尔特的头,然后前去卫生间洗漱。
        格尔特回答了一声"嗯",然后推开门离开,乖巧地坐到餐桌前,准备开饭。
        格瑞端着两盘三明治走过来,见到坐在桌前的格尔特后皱了皱眉头,淡淡地说:"之前说过,吃饭前要先干什么?"
       格尔特愣住了,抬头思索了几秒,随后跑到洗手台前,踮起脚,打开水龙头,将洗手液倒在手心里,搓出了许多白色的泡泡,接着用水清洗干净,再用毛巾将水擦干。他将肉嘟嘟的小手举起来,然后满怀期待地盯着格瑞,仿佛在说:"快夸我"。
        格瑞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点了点头说:"可以了,过来吃饭"。
       格尔特有些失落,但还是乖乖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过了一会儿金也过来了,他坐在格尔特旁边,狼吞虎咽地吃掉了盘子中的三明治。格瑞则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让他慢点吃。
        一家三口吃完早餐后,格瑞将盘子放在水池里,而金则拿了一盒旺仔小牛奶插上吸管递给了格尔特:  "快喝吧!喝饱了才有力气上课哦!"
        格尔特接过牛奶,津津有味地喝了起来。
        待格瑞收拾好后,三人一起踏上了前往学校的旅程。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呢。

(凯柠篇)
         凯罗琳一大早便被早餐的香味给吸引住了,一洗漱完便迫不及待地跑到了餐桌旁,乖乖地坐着。
        安莉洁与凯莉都在厨房忙碌,安莉洁正在洗菜,而凯莉则在将猪肉切成一块块的肉丁。
        "妈咪~母上大人~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呀?"
        "是你喜欢吃的胡萝卜炒肉和炸虾,还有米饭和吐司面包哦,对了,还有草莓汁"。安莉洁回过头来,朝凯罗琳笑了笑。
        "真的吗!太好了!妈咪、母上大人!我太爱你们了!"
        "好了好了,先吃些吐司面包吧,炒肉一会儿就来啦"。凯莉将装在盘子里的吐司面包放在桌上,然后拿了一瓶果酱。
        "好的!那我就不客气啦!"凯罗琳正准备开动时,安莉洁却叫住了她:"吃饭之前要先进行祈祷哦,要感谢神赐予我们粮食"。
        "诶…好吧"。凯罗琳放下面包,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谢谢神给予我们指引,赐予我们粮食"。说完后,她又立刻睁开眼睛,拿起面包咬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凯莉端着胡萝卜炒肉走了过来,将碗放在桌子上。安莉洁则为凯罗琳盛了一小碗白米饭。
       "营养均衡很重要,不过女孩子呢也要注意身材"。凯莉吃了一块炸虾,朝着旁边的凯罗琳说:"不挑食是好事,但要是变成一个大胖子可就完蛋了哦"。
        凯罗琳点了点头,实际上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
        "对了,今年凯罗琳和格瑞和金他们儿子分到了一个班的说"。安莉洁在手机上看了看分班表,然后将手机举到凯莉面前。
        "哦?格尔特吗?我看看"。凯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把手机还给了安莉洁。
        "分到一起也挺好的,而且格尔特也是个可以捉弄的孩子呢"。
        "凯莉,不要说得那么吓人…"
        "嘛,反正没有什么威胁就对了,而且他是beat,比起alpha好对付多了"。
        "母上大人~快点吃饭吧,一会儿迟到可就不好了哦!"
       "好好好"。
       三人享用完早餐后,凯莉走进卧室,打开床头柜拿出了一个粉色的正方形小盒子放在凯罗琳手上,轻轻揉了揉她的头,说:"凯罗琳,这个盒子是本小姐和你妈咪为你准备的礼物,拆开看看吧"!
       凯罗琳激动地拆开缠在盒子上的丝带,迅速打开盒子。只见盒子中间躺着一只白色的戴着粉色蝴蝶结的兔子吊坠,吊坠下面有一张折着的纸条。她小心翼翼地将纸条拿出来打开,上面写着"we love you"的字样。
       "谢谢妈咪和母上大人!我好开心!l love you!"
       "不用谢的说……对了,小琳,赶紧去学校吧,好像要迟到了哦…"安莉洁指了指墙上的挂钟说。
        "不好!我们快走吧母上大人!那,妈咪再见"!凯罗琳拉着凯莉,匆匆与安莉洁告别然后离开了。

(鬼莱篇)
        鬼狐影用梳子梳了梳毛茸茸的大尾巴,然后穿好妈妈莱娜特地为自己买的新衣服,在镜子前摆弄了几下,接着才走出房间。
        爸爸鬼狐天冲坐在沙发上,手指快速地敲击着电脑键盘,电脑上放着一杯刚煮好的咖啡。而妈妈莱娜则在厨房准备早餐。
       鬼狐影将放在沙发上的书包整理好,收拾好学习用具,然后好奇地凑近鬼狐天冲,想看看他在干什么。
       "怎么了?小影"?鬼狐转过头来,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
        "爸爸你在干什么呀"?
        "我在工作哦,最近鬼天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必须要尽快完成才可以,无论做什么事,我们都要有高效率"。
        "诶…是吗"!
       "是的哦,做事效率高,能够取得他人的信任,获得更多机会"。鬼狐温柔地对他说。
       "我知道了,今后我会努力的"!鬼狐影开心地笑了,接着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厨房,飞奔到莱娜身边。
        "怎么啦?小影"。莱娜一边切菜一边转过来轻言细语地问。
       "我来帮妈妈切菜吧!虽然我还不太可靠,但我还是想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样总有一天会成为爸爸那样厉害的人"。
        "可是你现在还太小了哦,碰菜刀太危险了,如果想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以帮妈妈洗一下菜哦"。莱娜温柔地笑看说。
        "好的"!鬼狐影跑到水池旁,从菜篮中拿出菠菜,用清水小心翼翼地冲洗干净。
        过了一会儿,早餐总算是做好了,一家人安安静静地围在桌前享用早餐。鬼狐家有一个规矩,那便是吃饭时要细嚼慢咽,不能聊天,也不能一边做别的事情一边吃饭。
        吃完早餐后,鬼狐天冲收拾好文件,准备先送鬼狐影去学校,然后再去上班。可鬼狐影却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经8岁了,不用家长接送。
        一旁的莱娜立刻否定了他的话,说:"小影,你还是小孩子,一个人太危险了"。
        鬼狐影思索了一下,说:"的确我还是小孩子,可爸爸工作太忙了,如果我再麻烦爸爸实在不太好,但如果请妈妈接送也不行,毕竟妈妈经常会帮爸爸处理事务,也没有时间。我自己上学没有问题的,如果爸爸妈妈实在不放心,我可以找同学一起走的,我同桌的家就住在这附近,他也是自己上学的"。
       鬼狐天冲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欣慰地对他笑了笑,说:"小影长大了,越来越懂事了呢。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同学一起去学校,但是到学校后要打电话向爸爸妈妈报告一声哦"。
        "好"!鬼狐影开心地笑了笑,随后转头看向莱娜:"妈妈怎么看"?
        "诶、诶…既然鬼狐大…天冲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同意吧"。
        听到莱娜的话后,鬼狐影激动地拎起书包,朝父母告别,然后离开了家。

(雷安篇)
         "起床了,沐曦小公主"。安迷修轻轻推开安沐曦的房间门,走到床前温柔地说。
         "不要……"安沐曦翻了个身,懒洋洋地回答。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唰"的一下冲了进来,推开了安迷修,然后掀开了安沐曦的被子。
        "安沐曦!起床"!雷狮把她从床上用力拉起来,安沐曦因为还没有反应过来而重重地摔在地上。
        "痛痛痛痛痛痛痛!卧槽老爹你干什么"!
       "叫你起床啊"。
      一旁的安迷修连忙扶起安沐曦,轻言细语地安慰她,然后转过头来怒斥雷狮:"恶党!你怎么能欺负那么可爱的沐曦小公主呢"!
         "小公主…唔噗…傻逼骑士你又没吃药吧?还是腰不疼了,开始得瑟了"?
        "恶党你"!
        安沐曦听见雷狮说的话似乎明白了什么,叹了一口气,然后没有理会正在争吵的两人,前去卫生间洗漱。
        洗漱完毕后,安沐曦坐在沙发上,呆愣愣地盯着前方,直到雷洛跑过来摇醒了自己。
        "姐姐!姐姐"!
       "诶、诶,哦,是雷洛啊,什么事"。
      "昨天爸爸和爹晚上在沙发上打起来了!我晚上起来上厕所,发现灯没关,结果就看见他们两个脱光了衣服在打架,爸爸让我快回房间,他说他们自己会解决…可今天早上爸爸的身上多了好多红色的印记,而且他一直在揉腰…爸爸是不是被爹打了啊…怎么办,必须要救爸爸"!
       "停停停,雷洛,他们不是在打架,他们啊…嗯…是在做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以后你如果看见了,请不要去打扰,乖乖地回房间睡觉哈"。
        "有趣的事!听起来好棒的感觉!我也想试试!毕竟要成为一名英雄就要有勇于尝试的精神"!
        "长大以后…你就可以尝试了,现在还是不要为好"。
       过了一会儿,雷狮走了出来,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开了一罐啤酒,"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
      "恶党!不许一大早就喝啤酒,像你这样怎么给孩子们树立榜样"?安迷修用力拍了下雷狮的脑袋,然后强过啤酒扔进了垃圾桶里。
        "我去?安迷修你干什么呢!还我啤酒"!雷狮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不顾一旁劝阻的雷洛向安迷修走去。
        "爹!冷静!对自己配偶动手可不是英雄应该做的事"!
       "雷洛,不用管,你爹我今天就是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欠.操的傻逼骑士"!
        "恶党!你干嘛!放开我"!雷狮用双臂环住安迷修的腰,脸慢慢地靠近他,安迷修见状使劲挣扎,但却没有效果。
        "安沐曦"。
        "怎么了爹"。
        "先送你弟去学校,今天我和你爸爸要做一些事情,你们先走,否则…"雷狮嘴角勾勒出一抺邪魅的笑,吓得安沐曦连打几个寒战。
       "老弟啊我们先走吧一会儿迟到了"。
      "诶?姐姐这才…"
       还未等雷洛说完,安沐曦便抓起他的手与两人的书包冲出门外。
       "老爹老爸再见"!
      
(卡埃篇)
         太阳从云朵里探出了脑袋,暖洋洋的光芒洒落在水蓝色的床单上。卡洛斯听见门外埃米的呼唤,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
        突然,衣柜里发出了一声巨响,吓得他赶紧跑下床,迅速溜到门外。
         "妈妈,妈妈…"卡洛斯扑在埃米怀里,双眼水汪汪的,似乎快哭了。
        "怎么了?卡洛斯"?埃米揉了揉他的头,亲切地问道。
        "有怪物…衣柜里有一只怪物!它、它要吃了我呜呜呜"!
       "怪怪怪物"?埃米吓得冒出了冷汗,缓缓看向衣柜,里面似乎的确有什么东西在动。
       埃米鼓起勇气走上前,轻轻拉开柜门,突然,里面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冲了出来,埃米被撞倒了。
        "妈妈"!卡洛斯跑过去拉起埃米,然后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哇呜呜呜呜呜呜!不要吃我…呜呜呜…"只见黑乎乎的怪物越来越接近卡洛斯,他手足无措,只能坐在地上哭泣。
        "是我"。那个怪物突然摘掉了脑袋,一双蔚蓝色的双眸露了出来。
       "爸、爸爸…"?卡洛斯停止了哭泣,像试探一般慢慢接近卡米尔。
       "哎呦喂…卡米尔,你差点把我吓死了"。埃米一边揉着摔疼的脑袋一边站起来。
        "嗯,是我"。卡米尔脱下玩偶服,然后走上前蹲下揉了揉卡洛斯的脑袋。"去吃早餐吧"。卡米尔抱起卡洛斯,然后推开房间门走向客厅。
       "卡米尔等等我"!埃米迅速跟着卡米尔跑了出去。
       一家三口围坐在餐桌前,卡米尔递给埃米一份芒果蛋糕,说是刚才吓着他的道歉礼,随后坐在他旁边吃起了奶油蛋糕。卡洛斯则埋头安静地吃布丁。
        吃完早餐后,卡洛斯坐在沙发上翻阅卡米尔送给自己的绘本,而卡米尔则抱着埃米,两人亲密地坐在他旁边看电视。
        七点半,埃米帮卡洛斯收拾好小背包,然后在便当盒里装了三个曲奇饼干,最后帮他梳好头发整理好着装。
        卡米尔从抽屉里翻找出抑制剂,给卡洛斯喂了一小粒,卡洛斯很是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咽了下去。
        "乖,今天在学校也要好好表现哦,回来奖励你芒果蛋糕"。埃米弯下腰揉揉卡洛斯的脑袋,随后叮嘱了卡米尔几句:"注意安全"。
         "嗯"。






       

     

[凹凸同人]那些CP与自己孩子的日常(介绍篇)

#是坑
#不定期更新
#ABO
#CP是瑞金,凯柠,鬼莱,雷安,卡埃,丹秋,银幻,佩帕,雷祖。设定上都有孩子。
#孩子是原创人物。
#大概是各家孩子间与父母的日常。
#背景设定为现代,私设严重。
#沙雕日常+新生儿文笔
 ̄ ̄ ̄ ̄ ̄ ̄ ̄ ̄ ̄ ̄ ̄ ̄ ̄ ̄ ̄ ̄
[人物介绍]
{格尔特}
格瑞与金的孩子,7岁,男beta,信息素是牛奶。
性格冷静擅长分析,平时是很可靠的存在。非常喜欢金,称他为"妈",在家时总是粘着他,以至于引起了格瑞的不满。喜欢牛奶和曲奇。
遗传了格瑞的发色,金的瞳色。

{凯罗琳}
凯莉和安莉洁的孩子,7岁,女beat,信息素是柠檬。
性格非常活泼,充满元气,平时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错觉,实际上有意外的小恶魔属性,喜欢恶作剧。
淡粉色长发,平时总是戴着安莉洁送的柠檬发卡。

{鬼狐影}
鬼狐与莱娜的孩子,8岁,男alpha,信息素是青草。
性格稳重成熟,很有礼貌,学习好又长得帅,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说出的话很容易让人信服。
遣传了父亲的耳朵与尾巴,瞳色则是与母亲一样的银色。

{安沐曦}
安迷修与雷狮的孩子,雷洛的姐姐,11岁,女alpha,信息素是薄荷。
吐槽役,家中唯一的正常人。类似于大姐头
一样的人物,性格开朗豪爽。
称呼雷狮为老爹,称呼安迷修为老爸。喜欢和埃米待在一起。
常常会照顾比自己小的孩子。
棕发紫瞳,头上有一根呆毛。

{雷洛}
安迷修与雷狮的孩子,安沐曦的弟弟,6岁,男alpha,信息素是海棠花。
性格热血,喜欢帮助他人,总是路见不平拨刀相助。比起骑士和海盗更喜欢英雄,对于超能力有一种特别的执着。
黑发绿瞳,有一根呆毛。

{卡洛斯}
卡米尔与埃米的孩子,5岁,男omega,信息素是纸墨。
性格沉默寡言不善言辞,非常内向,板度容易害羞,喜欢一个人在角落看书。甜食控,喜欢芒果芭菲。
称呼卡米尔为爸爸,称呼埃米为妈妈。按辈分来说应该称呼雷狮为伯伯,但却被对方要求称呼"雷哥"。
黑发蓝瞳,有呆毛,经常戴着埃米送给自己的棒球帽。

{丹妮娜}
丹尼尔与秋的孩子,14岁,女beat,信息素为枫叶。
性格温婉大方,举止优雅,总是以微笑待人。和格尔特非常亲密,总是会带一些盒装牛奶给他喝。
遗传了父亲的发色与母亲的瞳色,头发比较长,偶尔会用发绳扎起。

{银风}
银爵与紫堂的孩子,银莎的哥哥,8岁,男beat,信息素为薰衣草。
性格属于非常逗比的那一类,开心果,很擅长活跃气氛。非常害怕银爵,遇见他可能会被吓到钻进衣柜里,原因是小时候晚上起来上厕所时没开灯,碰巧遇见了银爵,以为是鬼被吓了个半死。
与银爵不同,肤色正常,遗传了银爵的白发、紫堂的瞳色。

{银莎}
银爵与紫堂的孩子,银风的妹妹,6岁,女omega,信息素为葡萄。
性格乖巧不爱惹事生非,容易害羞,有些胆小。喜欢兔子,与银爵养的三只分别名为"小雪" "煤" "大白"的免子关系很好。
肤色正常。遗传了母亲的发色,父亲的瞳色。通常会用蝴蝶结把头发扎成双马尾。

{佩莉丝}
佩利与帕洛斯的孩子,10岁,女beat,信息素为桂花。
性格豪爽开放大大咧咧,感觉不像女生,总是和佩利呆在一起,对于帕洛斯有一种敬畏感。喜欢吃肉,很讨厌蔬菜。
长得非常像佩利,发色与瞳色都与他一样,只是肤色较白些。

{蒙特希尔}
蒙特祖玛与雷德的孩子,7岁,男beat,信息素为檀木香。
性格温柔开朗,很擅长照顾人。总是给人可以信任的感觉,在关键时刻总是会成为可以依靠的人。在家里经常向祖玛撒娇,非常喜欢她。崇拜嘉德罗斯。
红发绿瞳,有几根乱毛。

【安雷】令人悲泣的爱啊

#凹凸同人文(短篇)
#CP安雷
#是刀子
#OOC属于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线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安迷修有喜欢的人了,但是上天是不允许他与他相爱的,毕竟嘛,骑士和海盗可是死对头,在一起什么的也太不实际了。
安迷修喜欢的人叫作雷狮,雷鸣的雷,雄狮的狮。人如其名,雷狮全身散发出的气场,如雷鸣闪电般令人颤栗,如雄狮般令人望而生畏。
要说安迷修最喜欢雷狮哪里,那便是雷狮那紫色的幽眸。那幽眸中仿佛有星辰大海,仿佛有向往自由的月光,仿佛有沉静美丽的海洋。每当你看见他那紫色幽眸时,就会被深深吸引住。
安迷修深爱着他,无法自拔。
当安迷修看穿自己的对雷狮的爱时,内心深处无比纠结,以至于他没有心思认真刷积分,甚至差点陷入危险。
这可怎么办呢……必须尽早断了这思念。安迷修心想。
今天,两人又偶遇了。雷狮像往常一样,气宇轩昂的身影透露出一种霸气与不屑,只是眼眸中多出了一些悲伤,而且平时跟着他的那些海盗也不见了。
安迷修禁不住回头看了眼雷狮,但目光却恰好与那紫色幽眸对上。
雷狮迅速收起悲伤,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怎么,骑士安迷修今天没有去保护美丽可爱的公主殿下,在这里瞎逛?"
"恶党,你……"安迷修轻声说道。
"嗯?怎么了?今天你貌似很闲呢?"
"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哈?没有没有,安迷修你吃错药了吧,今天怎么突然问这个?我先声明,我可不想打架。"
"胡说。"
"?"
"其他恶党呢?"
空气凝固了。雷狮呆伫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
"卡米尔他、他们去刷积分了。"
"我不信。"
"信不信由不得你,好了我没时间陪你废·话,我先走了。"
"等等!"安迷修拉住雷狮,想要再次询问,却没想到雷狮……雷狮他……
雷狮他似乎哭了。
安迷修小心翼翼地松开手,本想说声抱歉,但雷狮却离开了。
这也太不符合骑士道了……必须找时间尽快道歉,然后问一下发生了什么。安迷修想。
几天后,安迷修从一位美丽的小姐口中得知,雷狮的手下帕洛斯叛变了,带着佩利离开了海盗团,而卡米尔之前帮雷狮挡下了一道致命的攻击,随后就匆匆离世了,连遗言都没有。
所以雷狮才如此悲伤吗……安迷修不免有些愧疚。他打开大赛终端,迅速找到了雷狮的所在地。
雷狮靠在一棵古树前,元力武器放在一旁,身上伤痕累累,紫色的幽眸中似乎失去了往日的不屑。
"雷狮!"安迷修没有叫恶党,而是呼唤了他的本名。
雷狮听见这声音,无力地回过头,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果然……是幻觉吗……"
"雷狮……不是幻觉啊!真的是我!安迷修!"
"是吗……太好了呢……你来了。"
安迷修看到他的身体发出了紫色的微光,在渐渐化为泡沫。
"雷狮!"他奔向他。
"傻逼安迷修……你……知道吗?我啊……喜……喜欢你很久了,但一直未能说出口……但是……现在终于……说出了……"
"雷狮!不要消失!我……我也喜欢你啊!"
"谢谢……你,可是……我不能与你……走到最后了……再见。"
"雷狮!雷狮!恶党你快回来啊!"安迷修大声呼唤他……但是却得不到回应了。
【参赛者 雷狮】回收完毕
也许,这就是不永恒的爱吧……令人悲伤的爱。
随着紫色光芒的消逝,夜色降临,天空中似乎又多了一颗璀璨的明星,它隐没在万千星辰中。
如柠檬般酸涩的味道涌上心头来,安迷修碧色的眸中闪过一道泪光,咸而涩的液体从他的脸颊留下,滴落下来。
安迷修仿佛被无形的黑暗包裹着,冰冷的凉风阵阵袭来,看不见任何东西,世界因为那个少年的离世而变黑,纠结了那么久的爱迎来了终点,因为死去的人不可能回来了。
如果这是真正的结局,我宁愿没与他相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END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后话:我我我文笔不好写文容易OOC而且字数超少还望大佬们指教
以及杂食党表示安雷很好吃。